在线咨询 下载中心 乌鲁木齐商务预报 OA办公系统

政府信息公开平台

政务信息公开

领导介绍
职能介绍
内设机构
行政权力事项清单
行政许可
行政许可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贸易 > 调研与分析 > 正文

货物贸易2018年保持增长

编辑:对外贸易处 时间:2018-01-02 来源:乌鲁木齐市商务局(粮食局) 点击:224

      全国商务工作会议部署了2018年的商务重点工作,并提出要保持外贸稳定增长。2017年,我国货物贸易实现超预期增长,在高基数的背景下,新一年保持货物贸易稳定增长应有怎样的内涵?2018年的货物贸易发展又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对此,记者特邀专家进行详解。

  如何理解2018年保持外贸稳定增长的内涵?

  梁明:保持外贸稳定增长是指要保持外贸的持续稳定增长,即争取在2017年外贸快速增长的前提下,2018年外贸有一个相对较好的增速,不能出现大的回落。从外贸现有表现来看,2017年前11个月,我国对外贸易的表现远超预期,增速创6年来新高,结构持续得以优化。

  预计2017年全年,以美元计,我国外贸进出口总额将重新回到4万亿美元以上,达到40967.3亿美元,同比增长10%左右。其中,出口额将达到22668.7亿美元,同比增长5.8%左右;进口额将达到18298.6亿美元,同比增长15%左右;贸易顺差额达到4370.2亿美元,同比下降20.6%。以人民币计,我国外贸进出口总额将突破27万亿元,达到27.76万亿元,同比增长12.6%。其中,出口额达到15.37万亿元,同比增长8.7%;进口额达到12.40万亿元,同比增长17.8%;累计贸易顺差额为3万亿元左右,同比下降17.6%。2018年,我国外贸仍将保持平稳的增长态势,但增速较2017年全年会有适当回落。

  预计2018年全年,以美元计,我国外贸进出口总额将会历史性地突破4.4万亿美元,达到44069.87亿美元,同比增长7.6%左右,基本实现外贸稳增长的目标。

  崔凡:2017年外贸增长超过预期。按照前11个月的数据计算,以人民币计算的货物贸易总额超过25万亿元,同比增长15.6%;以美元计算的货物贸易总额超过3.7万亿美元,同比增长12%。总的来说,进口增长速度高于出口增长速度。在2017年外贸两位数增长的基础上,2018年外贸发展需要继续维持增长。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与2016年我国的对外贸易额都是下降的。刨去价格下跌因素,2015年的对外贸易量是下降的,2016年的对外贸易量仅仅微增。2017年我国贸易额的增长,特别是进口的增长,在很大程度上与价格指数特别是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关系密切。2018年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势头可能放缓。如果2018年我国对外贸易的增长势头能够维持,即使不再是两位数的增长,以美元计算能够接近10%,也应该算是一个很不错的成绩。

  2018年货物贸易面临哪些发展机遇?

  梁明:2018年,我国货物贸易稳增长的国内外有利条件主要有三点。

  一是世界经济稳定复苏。2017年以来,世界经济进入强势复苏轨道,全球市场复苏加快,主要经济体经济和贸易都实现了较快的增长。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18年,世界经济的增长率将高于2017年。其中,美国的经济增长率将达到2.3%,中国和印度的经济增长率将分别达到6.5%和7.4%。世界经济的稳定复苏为全球商品市场的持续复苏提供了条件,会进一步带动全球及中国的出口规模。

  二是中国经济持续向好。近年来,我国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去库存、降成本成效明显。新动能、新产业持续壮大。国民经济保持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显示出较强的稳定性和韧劲。预计2018年,我国经济仍将保持平稳较快的增长势头,稳中向好的趋势不会变化。中国经济的良好表现为2018年外贸的稳定增长奠定了基础。

  三是商品价格稳中有升。2017年前11个月,我国铁矿砂进口均价为每吨485元,上涨33%;原油进口均价为每吨2589.3元,上涨30.1%;煤进口均价为每吨563.8元,上涨63.8%;成品油进口均价为每吨3281.7元,上涨26.1%;天然气进口均价为每吨2266.8元,上涨14.2%。计算结果显示,2017年,商品价格上升对我国进口增速的贡献度大概有8个点左右。纵观2018年,大宗商品价格将保持稳中有升的总体态势,价格的稳定增长有利于我国外贸的整体稳定增长。

  崔凡:2017年世界贸易量增长将一举扭转近年来连续低于世界总产出增速的局面,而世界总产出增速达3.6%,显示世界经济正在复苏,世界贸易开始重新活跃。目前,有关国际组织对2018年的贸易增长预测也相对乐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0月份的预测认为,2018年世界总产出增速将达3.7%,超过2017年;2018年世界贸易量(含货物与服务)增速约为4%。全球经济的复苏为我国2018年对外贸易的持续增长提供了良好的条件。从国内的情况来看,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经取得一定的成效。2018年我国去产能工作将从总量性去产能向结构性优产能转变,从以退为主向进退并重转变。自2015年国办下发55号文《关于促进进出口稳定增长的若干意见》以来,促进进出口的一系列措施正在发挥政策累积效应。2018年我国部分消费品进口实施关税大幅下调,今后还将稳步降低汽车进口关税,全面开放的新格局正在形成,这些都是2018年进出口能够持续稳定增长的有利条件。

  刘英:2018年利好外贸发展的因素不少。一是全球经济进一步驶入复苏轨道,外需回暖拉动我国出口增加。全球经济复苏不仅是指美欧日等发达国家,不少发展中国家如俄罗斯、巴西等金砖国家的经济增速也在2017年由负转正。2018年在全球经济整体持续复苏的推动下,外需回暖会拉动我国出口持续增长。同时,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创新投资方式,投资带动贸易增长,“一带一路”国家相关经贸合作的深化也蕴含着巨大的增长潜能。

  在进口方面,国内消费结构的升级所蕴含的对中高端消费品的巨大需求,将进一步推动相关商品的进口。在居民消费需求之外,《中国制造2025》的实施推进也将增加我国对先进设备和芯片等高科技产品的进口。2018年进口关税的降低及国际进口博览会的召开,也将促进进口进一步增长。此外,“一带一路”建设开通5000多个中欧班列,基于中欧班列的顺利运行,其返程时可为进口产品提供更多便捷的运输通道。跨境电商等创新业态的发展也将为外贸发展注入新动力。2018年跨境电商有望实现8.8万亿元规模,将带动食品、日用品以及化妆品等商品的进口。

  2018年货物贸易发展要应对哪些挑战?

  梁明:2018年,影响我国外贸稳定增长的因素依然很多,主要有三点。

  一是世界经济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随着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逐渐减弱,2018年世界经济有望延续回升向好态势,但世界经济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持续复苏的韧性不足。全球劳动力市场尚未恢复到充分就业状态,薪资增长较为疲软,主要经济体通胀水平大多低于政策目标,市场需求持续增长的动力尚不稳固。美联储将加快缩减资产负债表并加息,欧洲央行将从2018年1月起缩减量化宽松规模,主要经济体宏观经济政策调整将对全球资本流动和金融市场稳定产生新的影响。受人口老龄化、技术创新尚未形成强大增长动力等因素影响,全球经济潜在增长率下降,短期内难以重返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前的繁荣局面。此外,地缘政治风险居高不下,也将拖累世界经济增长步伐。

  二是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威胁持续加重。2017年以来,随着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势头向好,“逆全球化”势头有所减弱,全球新增的贸易限制措施有所减少。但不少国家经济增长的包容性不足,贫富分化严重,社会矛盾突出,“逆全球化”的温床并未消失,保护主义抬头趋势仍将延续。由于多边谈判进展缓慢,全球贸易投资自由化步伐放缓,国际社会对保护主义缺乏有力的制约机制,贸易摩擦将持续威胁全球贸易健康发展。中国是全球范围贸易摩擦的最大受害者,不仅劳动密集型产品受到多国限制,钢铁等资本密集型产品也成为遭受国外贸易摩擦的焦点。世贸组织一些成员拒不履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第15条义务,在对中国产品进行反倾销调查中继续使用替代国做法,损害中国出口企业合法权益。

  三是国际产业竞争更加激烈。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各国更加重视发展制造业等实体经济。近期,降低制造业成本成为主要经济体政策重点,不少国家着力推动削减制造业企业土地、物流、税收、社保等成本负担。此外,发达国家大力推动更新基础设施,新兴经济体建立完善基础设施网络,也将对其出口产业发展起到促进作用。在激烈的国际竞争形势下,一些跨国公司将部分布局在中国的出口产能向周边新兴经济体转移,将对中国加工贸易发展产生不利影响。

  崔凡:2018年世界政治与经济环境也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因素。世界经济的复苏仍有一定的脆弱性。国外的反全球化势头继续有所发展,特别是针对中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加剧。目前,美国对中国产品诉诸反倾销税的比例已经接近美国自中国进口产品的10%,欧盟这一数字已经达到6%。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仍然可能继续增多,美国以337调查为手段的贸易保护可能增多。另外,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也会给出口企业带来一定的经营成本压力。

  刘英:2018年影响外贸稳增长的不利因素也十分显著。全球右翼倾向明显带来逆风,其在贸易领域的表现即为贸易保护主义。尽管全球经济持续复苏,但各国经济企稳的根基仍不稳固,保护本国产业的需求较为突出。在此股全球化逆风下,贸易摩擦和纠纷的态势料将更为严峻。美国减税政策利好本国产业发展,或增加我国资本流出和个别企业外流的风险。与此同时,美联储加息及缩表进程加快会给全球带来紧缩性影响,其外溢效应也将给我国的外贸稳增长带来汇率波动等风险因素。此外,中东、朝核等地缘政治风险或将增加外贸发展的不确定性。

  结合新一年国内外形势,保持外贸增长应如何着力?

  梁明:本届政府成立以来,出台了外贸稳增长调结构、跨境电子商务、加强进口、培育外贸竞争新优势、完善出口退税负担机制、促进加工贸易创新发展等12个外贸政策文件,政策力度之大前所未有。下一步,除深入贯彻落实这些政策文件之外,需加快转变外贸发展方式,调结构转动力,巩固和提升外贸传统竞争优势,培育外贸竞争新优势,进一步优化国际市场布局,优化国内区域布局,优化商品结构,优化外贸经营主体,优化贸易方式,以结构的优化和调整促进外贸的稳定增长。具体来看,还需进一步加快推进外贸转型升级基地建设,培育建设一批高水平的贸易平台以及推进国际营销网络建设;加快培育外贸新业态,大力推进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市场采购贸易试点和外贸综合服务企业试点建设;大力推进贸易便利化,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规范和清理进出口环节收费;加快电子口岸建设,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在稳定出口市场的同时主动扩大进口,充分利用国内市场巨大的优势,促进经常项目收支平衡;积极主动应对贸易摩擦,为外贸企业创造良好的竞争环境。

  崔凡:2018年有关外贸稳增长的措施需要继续深化实施。2017年2月份,贸易便利化协议正式实施;7月份,全国通关一体化开始实施。2018年,我国的贸易便利化工作需要继续加紧推进,在2017年基本实现通关一体化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通关效率。同时,要加强关检协同,探索新型通关方式和查验方式。2018年,我国现有的自贸试验区需要进一步深化改革,推出创新举措,做好放管服,同时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我国应继续推动自贸区发展,加强“一带一路”建设,力争RCEP谈判早日完成。对于贸易新业态,也应继续加强扶持,稳定相关政策。2018年还有一项重要工作就是要开好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这些政策措施的落实推动下,相信2018年中国外贸能够实现持续稳定增长。

  刘英:随着《中国制造2025》的实施,我国制造业水平和中国制造的质量在不断提升。伴随中国高质量发展,应提升中国品牌建设能力,支持企业在设计、研发尤其是品牌建设等产业链中高端各环节加力,塑造中国制造优质优价的形象。要加大科技创新促进外贸增长的力度,通过科技进步提高出口产品的质量和效益。促进跨境电商等创新贸易业态,适当扩围跨境电商范围,提高市场采购贸易方式便利化水平。加快“一带一路”的投资对贸易的促进作用,加快境外经贸合作园区建设,包括外贸转型升级基地建设、高水平贸易平台建设以及国际营销网络建设。同时,为推动外贸调结构、稳增长,商务部已经提出了“五个优化”等一系列政策着力方向,随着这些政策措施的落实及政策效应的逐步显现,我国外贸有条件实现稳增长的目标。